UU共享注册加盟中心

慧律法师佛学讲座-《传心法要》 第十六集 高清 【视频+文字对照】

黄檗断际禅师传心法要

目录

新版《黄檗断际禅师传心法要》序………

黄檗断际禅师《传心法要》序……………

黄檗断际禅师《传心法要》………………

黄檗断际禅师《宛陵录》…………………

裴相国传心偈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后序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附录:黄檗断际禅师传承世系表…………

新版《黄檗断际禅师传心法要》序

一切众生,妙性天然,不假修行,不属渐次。祖师西来,直指人心,见性成佛。但识自本心,见自本性,念念无相,念念无为,即是佛。

心即是佛,更无别佛,佛即是心,更无别心。故心佛不二,即心即佛。今之学道人,不悟此心,便于心上生心,向外求佛,著相修行,皆是邪行,非菩提道。本无一切法,离即是法,离一切相,即是佛。但离一切相,是无法可得。

法即是心,心外无法。心即是法,法外无心,但能无心,便是究竟。若不直下无心,累劫修行,终不能成,不得解脱。若决定不求,决定不著,即是菩提。

《黄檗断际禅师传心法要》者,乃祖师心法至论,直指本源实际。言言见性,句句明心。荡涤邪执,扫除枝末。直趣菩提,顿成佛道。确为苦海之慈航,歧路这善导。今重新排版、校订,恭印流通,普愿一切有情:直下见性,顿悟成佛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佛历二五○四年(西元一九九六年)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高雄文殊讲堂释慧律谨序

1996.5.4高雄文殊讲堂

慧律法师主讲

做手脚不办,这场狼藉,】“狼藉”就是错乱不整齐,【如何回避?】意思就是:你千万不要等到临渴的时候,你口很渴了,才要挖井,这个手脚没有办法去相应,做不到,是不是啊?那么这一场狼藉,就是散乱不堪。“遮”就是这个。这样子非常的、严重的错乱不整齐,你如何回避呢?如何应该有办法避开来呢?【前路黑暗,信采胡钻乱撞。】“信采”就是随便地摘取,任意地执取、任意的,“信采”就是任意的执著,然后乱撞一通,又不按照善知识的指引,动不动就说:我要离开了!动不动:我要离开了,我要自己修行了。只能说:好好好!没办法了。自己就出去了,赶快、赶快念佛:阿弥陀佛、阿弥陀佛……刚离开讲堂的时候,很用功;离开一阵子的时候,哇!开始懈怠了、开始懒惰了。所以你以为,我们到山上去修行比较好,还是在讲堂?那要看个人。在讲堂虽然说,虽然说在这里是接近都市,比较复杂,可是在僧团这里,师父盯着,你还会想用功的;那到山上去,空气又好、气候不错,师父也不在身旁,来啊!喜欢吃什么自己买,反正师父不在,爱吃水饺就煮水饺,这个简单,对不对?反正是吃常住的,没关系!告诉诸位!没有一个约束力,凡夫还是没有办法的,使不上力!因为为什么?到山上去修行,就随着自己的习气,随着自己的习气:我不喜欢人家管,我到山上,山高皇帝远,师父不在啊。嘿!嘿!我在跟师父招手,师父看不到啊,是不是?没关系嘛!自己的习气:我不听课,很好!他以为:我到山上。这样叫做用功,他不晓得这听课,这两个钟头是非常重要的。他每天这样累积两个钟头……观念慢慢修正……修正到有一天,因缘成熟了,啪!开悟了!比你到山上去,二十年,你都一点消息都没有的,不要以为到那里叫做好,不是的。一定要在僧团,在善知识的身旁,然后再看自己的根性。所以,不要胡乱地一直执著,乱撞乱撞的。【苦哉苦哉!

平日只学口头三昧,说禅说道,呵佛骂祖,到这里都用不着。】到这里都用不着了。【平日只管瞒人,】平常就可以骗骗人,【怎知道今日自瞒了也。】今天被自己所欺骗了,自己被自己欺骗了,意思就是:修行是真实功夫,绝对不是说说笑笑可以的,是真的放得下的人。【阿鼻地狱中决定放你不得!

而今末法将沉,全仗有力量兄弟家负荷】这表示亲切啦,出家嘛,就等于兄弟一样嘛,是不是啊?而今末法将沉,全仗有力量的兄弟家。所以,出家人,做师父的人,他最重要的他就是要栽培僧才。你要佛教兴盛,你一定要栽培僧才。你一天到晚在外面讲经说法,也许说好几万人。有人说:哎呀!师父到林口体育馆讲经,都好几万人!对!这个当然很安慰啦,可是这个会比栽培僧才更重要吗?僧才最重要了,对不对?好!我现在讲经好几万人,那我死掉了呢?如果不栽培僧才?对不对?这是家门不幸啊,没有后代啊,对不对?不孝有三,无后为大,那也是一样啊,你不栽培徒弟,你没有后代啊,那当然要栽培徒弟啦,是不是?要栽培徒弟吧!这徒弟个个很有志气,徒弟个个看起来善良,你懂得弘法利生,死了瞑目了,是不是啊?虽然我今生今世这么矮,值得!活得很值得!个子矮不要紧,活得很值得,有栽培了很多的弟子们,很成材、很成材,个个都是状元才,太好了!所以,负荷【续佛慧命,莫令断绝!】你就是要栽培僧才,可是栽培僧才,要精啊、要专啊,你说,有的那个师父啊,有的说,我不是讲别人,有的师父徒弟,我一问说:你的上人剃度几百个?他说:我师父剃度八百个。哇!我说:你这个八百个,你怎么教呢?八百个,八百个徒弟,你怎么教呢?那很辛苦的啊,很辛苦的,是不是啊?所以有的人说:师父!你怎么不剃度女众,收女众徒弟?他说:师父,你另外建一个女众徒弟道场,在六龟就好了嘛!那我就必须要这样子:到六龟去教一教,然后又再回来这里教、又到六龟教,都是徒弟嘛,是不是啊?到六龟去教一教的时候,要回来的时候,那女众徒弟:师父,你不要回去嘛!(师父学人扭动着身体卖荫(装可爱)撒娇劝人的样子)那麻烦大了!是不是?她一边讲话一边她也在这样子,都是这样子的、都是这样子的。然后美国再建一个道场的话,从美国要回来,美国的徒弟不给我回来:师父!你不要回去台湾嘛!(师父学人扭动着身体卖荫(装可爱)撒娇劝人的样子)那麻烦大了,是不是啊?道场多也是够麻烦的。所以,这个栽培徒弟,专一就好,我们在讲堂就专一就好了,就这样栽培,其他的就听录音带了。所以徒弟收多,也不是说一定很好,你要有能力去栽培他。【今日才有一个半个行脚,】这比喻很少人是真参实学的啦!今天才有一个、半人这样实参的,行脚就是实实在在要去修行、去参的,可是呢?到处走却观山观景,到处看风景。说:师父!我出去参学。结果出去,竟然给我跑出去游山玩水,我做师父的人,还很慈悲的呢:有没有钱啊?师父!没有钱了,我去参没有钱了。我再拿一万给他。又出去玩,玩一玩,又说:师父!我那一万块又参完了。再拿一万块给他,可是竟然给我跑去玩了!【只去观山观景,不知光阴能有几何?】善知识没有参到啦,一些钱都花完了,玩一玩又回来了!不知道做父亲的辛苦,当儿子的不晓得父亲的辛苦,拿钱给他去拼命去游玩,师父还很高兴呢,以为他参出什么东西出来,然后回来的时候:师父!那里有什么名产、那里有什么名产。我叫你出去参,你竟然参名产回来?鹿谷有茶,竹山有蕃薯……他竟然参这些回来,是不是啊?澎湖有菜瓜,都是参这些回来,然后后来开一张菜单出来,你头马上发烧了,这些徒弟没办法!【一息不回,便是来生,未知什么头面。】不知道是什么头面?【呜呼!】呜呼!

劝你兄弟家,趁色力康健时,】我们一定要趁年轻,所以我这里出家,为什么要四十岁以下?乃至我五十岁,都一定要四十岁以下,乃至我七十岁,要跟我出家,你一定要四十岁以下,四十岁以下,对不对?那么如果我今天收一个七十岁,对不对?七十岁的收,那没有办法早晚课、生病,然后我早上去就端两碗饭,就跟他:阿爸吃饭!(众笑)年纪比我大啊,七十啊,你不好意思叫他起来做早晚课啊。去的时候:阿爸吃饭!就是这样子。年纪大了,七、八十岁了,没办法!所以这个不行的,年纪大了也不行。所以,来我这里出家一定要四十以下、四十,还没有四十的就赶快,赶快!呜呼!劝你兄弟家,趁色力康健的时候,【讨取个分晓处,】“分晓”就是分明了悟处,【不被人瞒的一段大事。】不被人瞒就是:生死这个是瞒不了别人的。【这些关棙子,】关棙子(关捩子guān liè zǐ:亦作“关子”。(1能转动的机械装置。《古今小说·宋四公大闹禁魂张》:“一个纸人,手里托着个银,底下做个关子,踏着关子,银脱在地下。”(2)关键;紧要处。《朱子语类》卷六八:“‘《坤》利在永贞’,不知有何关捩子,这《坤》却不得见他元亨,只得他永贞。”清·冯班《钝吟杂录·严氏纠缪》:“沧浪只是兴趣言诗,便知此公未得向上关捩子。”)就是最重要的机关。【甚是容易,】其实不困难,修行其实并不是很困难。底下这一句,就是你一定要牢牢记住的:【自是你不肯去下死志、做工夫。】你不肯下这个死志,就是说:我这个志气一下下去,不改变,我今天我念佛,一天念三万,我就不改变,我拜佛拜多少,内心里面听经闻法,每天听两个钟头不改变,你谁来跟我讲,我就是听经闻法,然后认真地拼命地念佛,对不对啊?我们就算没有证悟,生死也有把握啊,你只要伏惑,临命终极乐世界就等着你。我们啊,就是自己瞒自己啊!这些,这个关棙子,关棙子就是这个机关,意思就是关键的意思,这些关键其实是很容易的,意思就是生死关键、修行的关键,其实是很容易的,关键在哪里?你只要肯下死功夫,死志功夫,一定上!背水一战,对不对?背水一战!【只管道:难了又难。】我们每次讲:哎呀!修行很难哦!只管道:难了又难,很难、修行很难!【好教你知:那得树上自生的木杓?((杓 biāo:<名>(1)斗杓:古代对北斗七星柄部的三颗星——玉衡(北斗五,大熊座ε)、开阳(北斗六、大熊座ζ)和摇光(北斗七,大熊座η)的称呼。(2)独木小桥。杓,以横木渡于溪涧之上,但使人迹可通也。——韩拙《论人物桥杓四时之景》<动>(1)拉开。(2)击。◎杓sháo:〈名〉杓子。同“勺”。将行于杯杓。——《汉书·息夫躬传》徐以杓酌油沥之,自钱孔入,而钱不湿。——宋· 欧阳修《卖油翁》如:杓棒(头部像勺子样弯曲的击球棍);杓口(烹饪技术);杓(骂人的话。蠢货,傻瓜)))这个“杓”念:sháo,这个字还去查这个字音,还去查这个意思呢。这个“杓”就是我们所讲的舀水的瓢勺、瓢勺,舀水的瓢勺。可是国语我不会写啊,这个舀水的勺、瓢勺。我们所讲的水勺,舀水瓢,譬如说瓠瓜,瓠瓜若是晒干以后,可以当作舀水的器具,这个国语就不会讲了,那我就只有在这边写着:盛水的器具,舀水的器具,舀水的,或者是那个器具就是。就是说,我们一定要知道,树上哪有说生出来的?就是一支瓢勺在等你。哪有说树上一长,长出来的东西,就自然地跑出一支木做的,这个可以让你舀水的这个工具在那边?没有那么自然的东西,就是要下一番功夫去雕刻,才有办法的呀!意思就是:每一种东西,都不是自然而有的,统统必须要下过苦功。所以好教你知道,“那得”:怎么可能。那个就可以在树上,自己就产生了一个舀水的器具给你呢?那是要继续下过苦功去雕刻的呀!【你也须自去做个转变始得。】要努力去转变这个心念,才有办法嘛!

若是个丈夫汉,看个公案:】如果是一个丈夫汉,看一个公案。【僧问赵州:狗子还有佛性也无?】这狗有没有佛性啊?

州云:无。】开悟的人,他怎么样答都可以。意思就是:你要看到一切的佛性,很简单。先要学习一个“无”字,才见得到佛性。因为狗不懂得这个“无”,所以它没有佛性,还没有显露出来,无。(修学不可只说或看文字,其中之意不识。己不见性如何识他本性,己见性也知它本性在“无”。——整理者“天空是蓝色”自解。)

但去二六时中】我们常常说:二六时中,就是说:初日分、中日分、后日分,初夜分、中夜分、后夜分,那么这样子叫做二六时中。【看个“无”字,】看个“无”字,【昼参夜参,行住坐卧,着衣吃饭处,】“屏”,屏就是除去,【屙屎放尿处,】就是拉屎。屙(屙ē:排泄大小便。~尿。~屎。~痢。)屎放尿处,就是拉屎放尿的地方,也是道。【心心相顾,】就是莫使让一念过去,【猛着精彩,】猛着精彩,下的是很深的功夫,真的是下个功夫。【守个“无”字。】功夫还不到家嘛,先守个“无”字。一切执著都化作“无”字,没这回事。人家欺负我们,我们也不觉得;人家有钱,我们也不嫉妒。这个“无”字,用了一生一世,一直守住,一直把这个烦恼化掉。【日久月深,打成一片,】打成一片了,久而久之,功夫成熟了,【忽然心花顿发,】心花顿发,【悟佛祖之机,】了解佛祖了,那么这个就相应了。【便不被天下老和尚舌头瞒,】因为你自己开悟,佛祖之机,内心里面的这个悟境,你都知道了,那么当然谁讲什么,这个老和尚的舌头,就是专门在说法的啦,“瞒”就是欺骗。他说什么,因为你很清楚嘛,他骗不了你嘛,对不对?所以便不会天下老和尚舌头瞒,老和尚讲什么法,我们清清楚楚嘛,你开悟的人,大彻大悟的人,你什么文字来,有没有开悟,他一看就知道啊,是不是?你讲话,你就是不正见,他一听马上就知道啊,你骗不了他的。【便会开大口:】因为悟道了嘛,他便会开大口,就这么说了:【达摩西来,无风起浪。】意思就是说,多余的啦,如果是悟道的人,达摩西来,这个是多余的啦,本来就无风,无风就是本体,那起浪就是多余的啦,是不是啊?【世尊拈花,一场败缺。】“败缺”就是漏洞、失败,意思就是败北,败北就是说,那只是一个漏洞而已,没有什么啦!世尊拈花,本来是灵山会上,世尊拈花,摩诃迦叶破颜含笑,对不对啊?吾有涅盘妙心,不生不灭的妙心,对不对?直指人心,明心见性,托付给摩诃迦叶。那么世尊拈花,那么一场败缺,意思就是说,如果是悟道的人,那这个都是多余的啦,达摩西来,这个根本就是无风起浪,世尊灵山会上拈花,这个也都是不重要的啦!为什么?悟道的人,你哪里他都是解脱,所以这底下,那一句就是讲得很贴切了:【到这里】你悟道、证悟的圣者,【说什么阎罗老子,千圣尚不奈你何。】千圣,那一个人都动摇不了你一个念头,因为你已经悟道了,是不是啊?你与诸佛一样了,那个人都动摇不了你,就是佛现前,你也是一样如如不动,【不信道直有这般奇特,为甚如此?事怕有心人。】如果你不相信这个,是有这样子的奇特,这般的奇特,是为什么这样子,为甚如此,就是为什么是这样子。但是这个此事啊,这个就是明心见性这般事情,是怕有心人,有心就是在这里指志气,在这里不是指心性,是怕有志气的人,要有志气的人,他一定能够入,学道除了智慧以外,还要有志气,志气就是不怕吃苦,睡眠稍微少一点,不要懒懒散散的、懒懒散散的,日复一日,然后软绵绵的,无精打采的,是不是啊?整天看到佛像就打哈欠,(师父作打哈欠的动作)就请假,然后自己写请假单,本来一天诵多少佛号,向佛菩萨写请假单,放在那个香炉的旁边,后来有一天去看,哦!一大堆请假单,都跟佛菩萨请假。我们有志气,这个今日事今日毕,修行就这样。

颂曰:】就作这个颂了:

尘劳迥脱事非常,紧把绳头做一场。

不是一番寒彻骨,怎得梅花扑鼻香?

尘劳迥脱】这个“迥”就是远远地超越。你想要把这个尘劳,远远地抛开来、超脱它,此【】是【】比寻【】的哦意思就是要下一番功夫啦!【紧把绳头做一场。】这个“绳头”,是指生死重要的关键,你一定要把生死重要的关键,下一番死功夫,【不是一番寒彻骨,怎得梅花扑鼻香?】你不经过一个冬天寒彻骨,冷得透入这个骨髓,这么冷,冷得受不了,意思就是,吃得一番的苦头,你怎么能够闻到梅花扑鼻香呢?是不是啊?怎得梅花扑鼻香?这一句偈颂并不困难。

师于唐大中年中,】那么这个往生,【终于本山,】“终于”就是说往生,死于本山。【宣宗敕谥】就是命令,“敕”就是命令,“谥”就是人死后的封号。【“断际禅师”,塔曰“广业”。】这个啊,也没有几个啦,是像黄檗断际禅师,这么有功夫的,讲出来的话,每一句话统统是大彻悟的人,这一本要是没有看到啊,是不是很可惜?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黄檗断际禅师《宛陵录》终

裴相国传心偈

传心偈,有的念:偈(jie),传心偈,有的念:传心偈(jì)。

予于宛陵、钟陵,】这个我们前面都讲过了,宛陵、钟陵,这个钟陵是江西嘛,江西省。【皆得亲黄檗希运禅师,】死后叫做断际,是不是啊?生前叫做希运。【尽传心要,】统统传这个心,诸佛的心要。【乃作传心偈尔:】如此啦,传心偈这么样子,如此,“尔”就是这样子。

心不可传,以契为传。心不可见,以无为见。

契亦无契,无亦无无。化城不住,迷额有珠。

珠是强名,城岂有形?即心即佛,佛即无生。

直下便是,勿求勿营。使佛觅佛,倍费功程。

随法生解,即落魔界。凡圣不分,乃离见闻。

无心似镜,与物无竞。无念似空,无物不容。

三乘外法,历劫希逢。若能如是,是出世雄。

心不可传,】心是无形相的啦,没办法传啊,是不是啊?无心,你怎么传呢?所以传心就是不可传。心不可传,【以契为传。】“契”就是契悟。以这个契悟本性,这个叫做传,【心不可见,】我们的清净自性,不可见的、不可见,不可以安立任何的见,你安立任何的见,就知见就立知了,是不是?【以无为见。】那么就是以无为见,那就是用这个无、不可得,这个就是见,这个“无”就是性,以我们的本性当作见,性就是见,见就是性,“无”就是性、本性,空无所有的这个性。

契亦无契,】就是当它契合的时候,当它契合不生不灭,也没有一个契合之相,如果有一个不生不灭的相,那糟糕了!又把不声不灭的本体,化作一种理想的,变成一种境界来追求,又是不对了!默契就是不离,当下不即不离,不一不异,不生不灭,一合相,所以契也无契相,那么再加一个“相”,意思就更清楚,默契,也不可以执著一个默契之相。【无亦无无。】无,也没有一个无相,亦无无相,这样子更清楚,如果你体悟到这个无,亦无无相,也没有一个无相,落入一个“无”也不行。【化城不住,】化城就是方便,方便法啦,也不可以执著啦,方便,化城就是指二乘人,不可以执著那个地方,化城不住,那就直趋宝所,化城是对宝所所说的啦!【迷额有珠。】这个有珠就是本性,迷额,迷掉额头上的一颗珠,就是众生都迷掉了一个我们清净的本性。这个大力士跟人家争,那么战斗,结果一撞,这个额这个珠凹进去了,后来经过明眼人跟他讲:你额上有一颗珠。他才:哦!才发现,发现他不是新得到的,是本来就有在这里的。

珠是强名,】“强名”就是说勉强的一个名字。这个珠,也只是一个名相而已。【城岂有形?】这个化城,那里是有形相的呢?是不是?这是表法的啦!【即心即佛,】我们的心当下就是佛,佛就是我们这颗心,所以我们现在讲:什么叫即心即佛?佛的心是什么?佛的心就是慈悲喜舍,我们现在就是佛,这一颗心要作佛,你的心就要慈悲喜舍;你想要作佛,你这颗心就必须无所住;你想要作佛,这一颗心就必须拥有般若的心、实相的心、涅槃的心、大慈悲心,心是佛。【佛即无生。】无生就是一切都是平静,没有分别,一切,一切怎么样动态的世间,他都是这样,听到这一些千差万别的名词、名相、是非恩怨,他都是这么样子的自在,也是这么样洒脱,人家讲,他也方便说而已,就是这样子,说而无说。

直下便是,】当下就是不生不灭的清净自性,没有什么好追求的。【勿求】求转加悬远,【勿营。】营也是求,“营”就是造作。不可以求,不可以任何的造作。【使佛觅佛,】我们本来就是佛,你还要去找佛。【倍费功程。】你花费了很大的冤枉的功程。

随法生解,即落魔界。】“解”就是知见。随法安立了任何知见,你就落入魔界,法,这个法,不可以让你生出知见的,这个法不可得,说:随法生解,就是随一切的法,生出种种的见,那么就落入魔界了!【凡圣不分,】凡圣本同一体性,是不可以分的,凡夫圣人是一体的,不可以分的。【乃离见闻。】因为它是不生不灭的,见闻是生灭的东西。这个“离”很重要的,是即见闻觉知,但是是离见闻觉知,也就是说我们的法,它在六根里面运作,但是六根门头里面,当下就必须不生不灭,所以叫做离,因为见闻觉知是生灭!离不是说抛开,而是说不可以落入那一些观念,你所有的观念,统统知道是如梦幻泡影,然后用不生不灭的虚空印,那就是这样子,乃离见闻。

无心似镜,】我们的无心的境界,“似”就是如,就像镜子,镜子怎么样?来则不拒,去则不留,我们真如本性的无心,就像镜子,“似镜”就是就像镜子一样,来不拒,去不留,一切就是不黏著。然后这一句很重要:【与物无竞。】争,这个“竞”就是争,斗争的意思。与物:与一切众生,不可以有争论,这个难了!想要修行,诤与道相违。所以与物无争,跟一切众生都不要去争论,退了就好了,知在心里就好了,不要一直去跟他计较什么。【无念似空,】“似”就是如。无念就像空性一样,就像虚空一样。【无物不容。】无一物而不容,“无物不容”,就是无一物而不容。是不是啊?什么东西,他都可以包含。

三乘外法,历劫希逢。若能如是,是出世雄。】三乘外法的意思就是,上面加两个字:顿悟,顿悟的法门,是三乘的教外别法,这顿悟法门,是三乘外的别法,那叫做三乘外法,因为是三乘所不能比拟的,三乘所不及的、所不及的。历劫希逢,“希逢”就是很难去遭遇,“希”就是很难,少的意思。你历劫来,是很难去碰到这个顿悟的法门。若能如是,是出世雄,“雄”就是大丈夫,就是佛了,出世大雄就是,我们常常讲:大雄宝殿,大雄宝殿。

尝闻河东大士】那当然是指裴休啦!【亲见高安导师,】把笔拿起来,高安就是指黄檗禅师,因为他是住在洪州的高安县,所以叫做高安导师,“高安”这是一个地的名字,一个县。高安是指黄檗禅师。曾经听说过河东大士的裴休,亲自见到了黄檗这个禅师、这个导师。【传心要于当年,】传这个心要,在当时、当年。【著偈章而示后。】写作、写作这个偈章,而开示给后代的人。【顿开聋瞽,】聋子就是;“瞽”就是眼睛瞎掉的人,聋子:耳朵聋掉的人,意思就是指无明的众生。这个我们无明的众生,眼不见真理,耳不闻真法,是不是?所以说叫做聋瞽,顿开这些无明的众生,比喻无明的众生。【焕若丹青。】“焕”就是明亮,光很亮、明亮。若丹青,“丹青”本来是指朱砂、石青等等,这个都是指绘画的颜料,那么现在是指图画,意思就是,焕若丹青就是,他讲的这些法,清楚得就像一张图画那么清楚,画图都画得非常地清楚,让你一目了然,因为心法他看得很清楚!【予惜其所遗,】我怕它很可惜地,怕去遗漏了。然后【缀于本录云尔。】赶快补起来,赶快补起来。“缀”就是赶快补起来,连接在这个本录的后面,“云尔”就是如此而已,因为这个是裴相国传心偈,这个不把它补起来,是很可惜的、很可惜的。前面都讲过了,是裴相国的这个记录的,记录这个黄檗禅师的东西,那么这个裴相国有做这个传心偈,不把它补在后面,很可惜,如此而已。

庆历就是北宋仁宗的年号。【庆历戊子岁,】那么就是八年,庆历八年,就是西元1048年。【南宗】是指曹溪,就是六祖这个宗派,“字”就是名,【字天真者题。】那么“天真”,可能是个法师吧,这里没有写什么,“天真”,这个应该是法号,应该是禅师吧!

后  序

鹫岭微笑,】就是灵鹫山世尊微笑,【付嘱心法。】付嘱摩诃迦叶这个心法。【少室面壁,】这个少林寺面壁,因为语言不通啊,达摩大师是印度人嘛,刚刚到中国来,他的语言不通嘛,是不是?又找不到那个有根器的人,又语言不通,那当然只好就是面壁了!【直指人心。】直指人心。【神光安心,】二祖就找达摩大师安心,说:哎呀!弟子心不安,请师为我安心。对不对?这个大家都知道。【马祖即心。】这马祖是马祖道一禅师,这马祖不是北港那个妈祖,是我们佛教的一代祖师,大彻大悟的祖师,马祖道一禅师,这个底下有好了不起的,很有名的这个弟子。马祖道一禅师,即心即佛这个观念。这个禅宗,【至于百丈、黄檗诸太老,】百丈就怀海禅师啰,那么黄檗就是希运啰,诸太老。【密传心印。】心印。【大机普被,】这个都是顿根的人,上上根器的人都普被。【大用繁兴,】大用一直现前,繁兴,一直兴现、一直现前。【莫不本乎一心。】没有一个不是依靠着一心,“本乎”就是仗着一心,一心法。【譬如大海汹涌千波,波不离海。】譬如说这个大海汹涌,种种的波,可是波不离海,也就是不离本的意思啦,海是本嘛,一心就是本。【又如精金革变众器,】“革”就是更换,“变”就是变化。我们把这些金子变成耳环啦、变成手环啦、变成戒指啦,这个你怎么变,它还是金子,变成金碗啦、金子的这个筷子,是不是?我们台湾,有一个很有钱的人,他的全家进去,统统是金子,包括厕所都是用金打造的,电视有出来,他也不会忌讳,他也不会忌讳说,这个展现他的财富,他不怕的,他也不怕人家绑票,电视有出来,哦!一照进去,哦!他家统统是金子,连厕所里面统统是金子,哦,吓一跳、吓一跳,吓一跳!这个有钱,有钱到这样子的程度,可是那个全部都是金子,好用吗?是不是?全部都是金子,会好用吗?这很奇怪了!这都是用精金更换变化众器,改造种种的众器啊,是不是啊?【器不异金。】这些种种的器,因为是金打造的嘛,它是不离这个金子,金子的耳环,耳环也是金子;金子的手铐,手铐也是金子啊;手镯也是金子啊,对不对?戒指的金子,戒指也是金子啦;用金子打成的碗,碗也是金子,那里统统是金子,只是相不一样而已啊,本体都一样。【故曰:“森罗及万像,一法之所印。”】一法就是毕竟空,就是一心,对不对?森罗及万像,一法之所印,也就是万法缘起,统统是性空,万像所现,都是唯心,大乘都讲:【其唯心之谓欤】唯心所造嘛!

昔唐朝相国】这是做得相当大了,这相国啊,位子就是宰相那么大的一个官位,相国就不得了了!【裴休,守新安日,】这个新安是个郡,新安是个郡,是在浙江省、浙江省。那这个新安,“日”就是那个时候。当这个裴休,镇守这个新安这个郡,就是我们现在的县一样的,是不是啊?一个地方、一个区域,这个新安郡,那个“日”,他在镇守新安郡的日子的时候,那个时候,【入大安寺行香。】去烧香,绕塔礼拜。【观画壁,】这个墙壁上有画画啦,【问主事僧曰:】是那一个是负责的出家人,就问了:【“是何图相?”】这个壁上画的图片,是什么图片呢?

主曰:】这负责人就说了:【“高僧真仪。”】“真仪”就是真实的仪容,这是高僧的真正的仪容,是不是啊?哪天我这个百年后,也把我画在墙壁上,不过要画像一点,不要画得胡须画得很长,是不是啊?底下又碰到一个不肖子,又画一支机关枪把我打,那真是很糟糕!画一支大刀砍下来,我这个海报,以前就被人家画这样子,画海报,还画一支机关枪打师父呢!高僧真仪,真实仪容。

裴曰:“真仪可观,】真仪是可以看得到,那请问【高僧何在?”】真正的仪容是可以看得到,我请问你:高僧现在何在啊?

主无对。】这个负责人觉得这一句有禅机,没有办法对答。

适黄檗运禅师寓彼,】“寓彼”就是居住在那个地方,暂时寄居在那个地方,【公询之曰:】这个裴休就这样问了,就这样问了,说:【“偶有一问,】刚巧我们有一个问答、问答,【诸德吝辞,】诸大德很吝惜言辞,意思就是表示,其实众人都回答不出来,可是这个裴休是很有学问,很谦虚的人,说:诸德吝辞,诸位大德是很吝惜,不肯告诉我。其实大家都答不出来。【可代酬一语?”】“酬”就是回答。麻烦你可以代为回答一下。

檗请相公垂问,】你就问吧!【裴举前语。】说:真仪可观,高僧何在呢?是不是啊?裴休就举前面的语。

这个黄檗希运禅师,是大彻悟的祖师,大不相同,【檗厉声曰:“裴休!”公应诺。】然后这个裴休就应:啊!“诺”就是:啊!应声回答。

檗云:“在什么处?”】是谁在回答?空的东西,根本就不存在,是谁在回答?是在什么地方?你说裴休,裴休在什么地方呢?因为一切法无我,有裴休这个人吗?

裴休当下领旨,】体会到了、体会到了!所以这个禅就是反问你,就是叫你回光返照,裴休当下就有所体悟。【如获髻珠。】就是发髻上面的明珠,意思就是,好像得到了本体,获得到本有的这个本心,“髻珠”就是表示我们的本心。如获,好像得到我们的本心一样,因为这有所得了,得到本心了。【乃延】就是请,【入府署,】就是官府、官署,【执弟子礼。】一个做到这么大的官,一样下跪顶礼,然后把黄檗禅师当作是师父,那你看看,那个时候的出家人,有多么的伟大,有多么的伟大!还好我们现在的人,现在的佛教,由这些高僧大德,大陆的高僧大德来台湾带动了,到今天有好很多了,二十年前,人家都叫:菜姑、菜姑!那现在人家不敢叫这样子了,是不是啊?人家不敢叫菜姑了,是不是啊?所以我们的佛教要兴盛,慢慢慢慢地改变众生的观念。那么当时这个裴休,这么有名望的人,竟然顶礼,执弟子之礼,于这个黄檗禅师,可见这个黄檗禅师是何等的人物!【赠之偈曰:】就是赠送他的偈:

自从大士传心印,额有明珠七尺身。

挂锡十年栖蜀水,浮杯今日度漳滨。

千徒龙像随高步,万里香花结胜因。

拟欲事师为弟子,不知将法付何人?

“自从大士传心印,】这个“大士”就是黄檗禅师,他传这个心法,【额有明珠七尺身。】额头有这个明珠,是指我们的本性,七尺身就是我们一般这个身体,这个七尺身,大概就是两百一十公分吧,两百多公分,比我高那么一点点儿,一点点,是不是啊?一点点儿,我是五尺两寸半嘛,他只比我高一点点。额有明珠七尺身,这个色身是这样子的,额头有一个明珠,这明珠是表示见性法门,每一个人的本性,【挂锡十年栖蜀水,】挂锡就是说,我们那个锡杖,本来是托钵用的,是出游用的,但是他不出去了,把它放着,挂起来,就是不出去了,不外出了,十年栖蜀,“蜀”本来是四川,蜀水。【浮杯今日度漳滨。】浮杯,古代的文人饮酒,这个杯子放在水中,漂……漂到谁的前面,谁就喝。那么意思就是说,那么这个裴休漂……今天怎么样?漂到这个漳滨,漳滨在福建,在漳江之滨,“滨”那么是边缘的意思,这个漳江的边缘。这黄檗禅师本来就是福建人嘛,那么裴休这个文人,今天到了禅师的旁边,可以亲近了,是不是啊?浮杯今日度漳滨,也就是说,这个漂浮,漂……漂到今天,来到福建的漳滨这个地方,执为这个弟子之礼,执弟子之礼。【千徒龙像随高步,】这个“高步”是指禅师的步伐,哦!那是顿悟法门。千徒龙像,那么这个徒弟很多,个个都是佛门中的龙像,龙像,是不是?随这个禅师的高步,步伐。【万里香花结胜因。】哎呀!千万里来都用这个供养,结这个殊胜的因,庄严这个道场。【拟欲事师为弟子,】我们想要事师,当作弟子,“拟”就是准备。【不知将法付何人?”】不知道这个法要交代给谁?

自尔】就是从此以后,【师资道合。】“师资”就是师徒啦,道合,是不是啊?师徒这个道合。【渴闻玄论,】渴望听到这个顿悟法门的玄论。【辑而成编,】这个“辑”就是等于收集的集,集合的集,这个“集”也就是集集的集,往去水里(水里:台湾的一个地名。)那个地方有个集集,那个就是那个集,集中的集。辑而成编,【目曰:】就是名字叫做【“传心法要。”】我们就把它安排这个名字,目曰,名叫做,目曰就是名叫:《传心法要》。【仍自序语。】于是还是自己写这个序文、写这个序文。

唐好事者,】在唐朝,那个对这个热中的人,对这方面热中的人,好事者,就是对这方面很热中的人。【刊行此集,】刊行这个集,《传心法要》,是不是?【流入日本。】流入日本,后来就流到日本去了。【有檀那越州】越州就是今天的广东省的合浦县东北。【刺史,】就是知府啦!越州就是广东省,越州就是今天的广东省合浦,广东省的合浦县。刺史,刺史就是知府,那是做很大了,就像我们现在讲的县长一样的,很大了!【笃志内典。】“内典”就是佛法啦,因为经典,佛法它是往内寻找自己的清净自性嘛,往外找的叫做外道典籍,往内找的这个叫做内典,所以佛经又叫做内典,专门阐明心性的、内在的,叫做内典。【公事之暇,】有公事之余,剩下的时间,【喜阅是书。】很喜欢阅读这一本书。【曾以心要问予。】曾经用这一本心要来问我,【予但勉其】我只是勉励他:【制心一处,则无事不办。因施财命工,】布施这个财产,命这个工人,怎么样?以唐本:唐朝的版本,模,这个模刊,就是刻模、刊行,以前都是没有这个印刷的啦,是不是啊?没有这个印刷的,就是怎么样子?用刀子刻、用刀子刻的,用刀子刻的,然后再印出来。像我们现在用电脑,哇!你要印多少,对不对?一天可以印几万本!以前那有那么简单的,那印的是相当困难!【以唐本模刊】刻模、刊行,【广传,】广传。【欲使本国未信直指之宗者,】想要使本国不相信直指之宗,直指人心的,明心见性的宗旨的人,知道有,【知有人人此心中,】知道每一个人的心中,【本具一段大光明藏,】每一个人都具足见性的、本性的东西嘛,是不是?每一个人都具足!所以知有人人此心中,知道每一个人的心中,都具足这一段大光明藏。【辉天鉴地,】“辉”就是辉耀,天,“鉴”就是明照大地。这个照亮着天、照着大地。【耀古腾今。】耀古腾今,耀古腾今,就是光耀以前,然后这个“腾”,也是跟光耀没有什么两样。气势很盛,一直到今天,是不是啊?从来没有灭。【亦犹毗耶净名,所谓“无尽灯”者也。】毗耶就是毗耶城,毗耶城,那么就是维摩诘居士所住的那个地方。亦犹毗耶城,怎么样?加一个字:毗耶“城”。净名所谓,净名就是维摩诘居士,所说的无尽灯者也,无尽灯者也。【越嘱】就是更,“嘱”就是交代,嘱咐、交代。【为后序,】更交代要我写这个后面的序文,写在后面的序文,叫做后序,写在前面的序文,叫做序。【然未免画蛇添足】画这个蛇,不可以加上这个脚的,蛇没有脚的,表示多余的。【之诮焉。】就责备。但是又恐怕难免不了,画蛇添足,多余的这些责备,不好的!多余的,怕人家责备他,这个是多余的,画蛇添足是多余的。

时弘安癸未仲春,】第二个月,譬如说,仲春就是二月,春天的第二个月,孟春是第一个月嘛,仲春是第二个月嘛,是不是啊?我们孟夏、仲夏,孟秋、仲秋,是不是啊?然后孟冬、仲冬,是不是啊?这个是仲春,就是第二个月,春天的第二个月。【住金刚寿福禅寺】住金刚寿福禅寺,住在金刚寿福禅寺,宋朝的一个出家人,【宋沙门】叫做大休法师,亦名正念法师,是不是?【大休正念(大休正念:(1215~1289)南宋临济宗僧。温州(浙江永嘉)人。石溪心月之法嗣。咸淳五年(1269),随兰溪道隆至日本。应北条时宗之请,历住禅兴、建长、寿福、圆觉等刹。日本正应二年示寂,享年七十五。谥号“佛源禅师”。其流派称大休派(又作佛源门徒),为日本禅宗二十四流之一。遗著有《大休和尚语录》六卷。[元亨释书卷八]——《 佛学大词典 》◎弘安元年(1278)前后[4],大休正念应命入住寿福寺。寿福寺始建于正治二年(1200),开山为日本临济宗始祖明庵荣西(1141-1215)。宝治元年(1247)和正嘉二年(1258),该寺两度遭遇火灾,损毁严重。后虽由荣西法孙藏叟朗誉组织重建,但规模较小。大休正念入住该寺后,请北条时宗拨资再兴土木,该寺才真正具备禅刹规模。主持寿福寺期间,大休正念先后组织刊印了《断际禅师传心法要》和《佛源禅师语录》。……正念在寿福寺造了寿塔,后取名“藏六庵”,“以为归藏之地,并自著圆湛无生铭,记录一生之行谊德业。”……——录自中国佛教协会网文“中日文化交流的使者——大休正念”)然后,【书于藏六庵。】藏六庵。那么就是分一个区域、一个区域啦,藏六庵,另外一个地方、一个地方。

好了!我们今天花了八次,八次,大概将近十六个钟头,我们把《传心法要》讲完,把《传心法要》讲完,那么诸位能够听到这一部经,这本法要,是很有福报的,很有福报的,千经万论处处指归,指归,如是明心见性法,那个真是真不得了的法!那么我们明天,我们要上这个永嘉大师的《禅宗集》,还有《证道歌》,《禅宗集》。那么《禅宗集》是一本书,《证道歌》又是另外一本书,简单讲,那是玄觉禅师那么所写的,唐朝玄觉禅师所写的。那么这两本书合并在一起,所以这一本叫做《永嘉禅宗集》,底下加一个“注”,就是有人替它作注解,还有一本叫做《永嘉证道歌》,然后“注”,就是《证道歌》有人注解,两本都是玄觉禅师写的,撰写的,但是两本的注解不一样,第一本《禅宗集》注,是明朝人,明朝人所写的,那么这个第二本呢,是宋朝,第二本是宋朝人给它作注解的,作注解的,也就是说,两本注解合在一起,一本叫做《禅宗集》,一本叫做《证道歌》。这两本都是同一个人写的,可是同一个人,有两本的,两个人给它注解,同一个人写两本,但是两个人给它注解,朝代不一样,一个是明朝写的,一个是宋朝的人注解,所以两本就在一起。第一本那个都是用天台宗的思想在注解,天台宗的思想,某些地方是有一些不离开这个见闻觉知的,那么在讲的时候,师父会把它讲得更透彻、更彻底,最重要是讲的人、讲的人,讲的人如果迷迷糊糊的话,那么他讲,到底问题在那里,我们也不晓得,是不是啊?

好了!我们这一本又讲完了,我们这一本,再来接下来就讲,《永嘉大师禅宗集》、《证道歌》,再来就讲《圆顿心要》,再来就讲《十善业道经》,再来就讲《华严》,《华严经》的同时,当我们上课到一阵子的时候,我们每个礼拜上一堂课就好,再来就讲弥勒上下生经,弥勒上下生经,弥勒菩萨上下生经,那么再继续安排课程,我们《华严》,我们找这个资料,要用澄观大师的呢,有九大册,可是我看看,那个可能就太大了,用《华严经疏论纂要》,《纂要》就是这样子一本、一本,用圣经纸印的,一本三千多页,一本这么厚,一本而已哦、一本而已哦,就这么厚了,一本而已,你每天抱着,就觉得很有学问,早上来上课,反正懂不懂都没关系,抱那一本,哦!请问你在那里上课?我在文殊大学啊,我在文殊大学啊!奇怪!没听过文殊大学!在民权路那边,有一间文殊大学,是不是啊?那一本,我也是准备印那一本,因为那一本只有一本,那好携带,整个《华严经》的注解,统统在那一本,那就可能就比较方便一点,要不然印那个九册,澄观大师写的,哇!那个,清凉国师那个什么,那个《华严经疏钞》,哦!看到就头晕了,真的啊,一生一世也讲不完、也讲不完!那我想啊,我考虑的,可能要印《华严经疏论纂要》,我是这样想啦,我这个人有点神经不太正常,万一精神很好的时候,印那个九大册的好了,那就没办法了,因为九大册这么多,讲得完、讲不完,讲不完没办法了,是不是?讲不完,九大册带起来就很不方便了,很厚,这么厚,每一本都是这么厚,九本啊,九本,九大册。但是如果我们开《华严》的时候,如果用那个《疏论纂要》,那个因为圣经纸很薄,就必须用铅笔做笔记,然后你要带一本笔记簿来,带一本笔记簿来,那个上面写字的话,会破掉,而且会那个,色泽太重的话,翻过来很难看,所以你必须用那个铅笔,在圣经纸上做一个记号,然后你自己准备《华严经》笔记,ppage1,第几页、第几页的笔记,要做这样的笔记才有办法。然后我发下去的那个单子,你就夹起来,就夹起来,制造那个表格,你就夹起来,发下去你就夹起来,一看,一目了然,一目了然!那个《华严》啊,像李炳南老居士,讲了三、四十年,讲到十回向品就死掉了,讲到十回向品就没办法,十地品都没办法讲了,是不是啊?我想也不要弄那么多的注解,不要弄那么多的注解,我们说可以开快一点三千多页的话,要是我们法真师来查资料,他也不会查得很烦,查得很烦,查的时候一直往后面看,哦!查不完,那个三千多页就容易多了,就好查了,资料就好查了,对不对?看看师父的情绪怎么样,看看心情怎么样,看要用那一本。《华严经》我们已经买了五十套来了,我们这些比丘结夏安居,我准备跟他们先诵《华严经》,我们准备结夏安居了。

好!明天请大家来上课,谢谢大家,下课!

全辑圆满


未来集市加盟中心